洪城里| 江西女排橫空出世!

來源:  江南都市報     |    日期:  2023年11月09日     |    制作:  嚴佳成     |    新聞熱線:  0791-86849110

文/圖 江南都市報全媒體記者段萍

11月4日,2023—2024中國女子排球超級聯賽(CVL)開賽,三年后第一次恢復主客場賽制的CVL聯賽,人們驚喜地發現,憑空出現了第15支球隊,它就是闊別30余年中國排球賽場的江西女排,全稱江西上饒奧飛女排。這是30多年來,在中國女子排球最高水平比賽賽場上,第一次有了“江西”的身影。

CVL賽場上的江西女排

在目前已進行的兩輪比賽中,江西上饒奧飛女排在主場和客場分別迎戰上海光明優倍以及江蘇中天鋼鐵,雖然江西女排均以0:3敗北,但是場上一群05、06年出生的小姑娘,面對具有爭冠實力且國手云集的兩支勁旅,打得虎虎有生氣,尤其是對上海的最后一局,一直打到31:29才分出高下。許多資深排球迷在看了這場比賽直播,都紛紛留言“意想不到”。一是意想不到,作為國內三大球洼地的江西,在如此短的時間居然拉起了一支能夠具備打女排聯賽的即戰力隊伍;另一個意想不到,首場比賽面對強敵,雖然輸球,竟然給人驚喜。

球迷的意想不到,使我們對這支隊伍的誕生以及運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為什么是江西?為什么是女排?抱著這樣的疑問,我們采訪了上饒市體育局、球隊的運營方以及主教練張建章。

眾所周知,中國女排是具有光榮傳統、深受全國人民喜愛的隊伍。40年來,雖然它也經歷了起起伏伏,但一直保持在世界前列。作為歷屆奧運會有望爭金奪牌的項目,國內的一些傳統排球強省對女排的扶持,尤其是青少年后備力量的培養,積極性很高。同時,由于國內的排球聯賽目前參賽的隊伍還不夠多,年輕球員想要在高水平的聯賽上得到歷練并不容易,從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我們的女排后備力量培養遭遇練多賽少的瓶頸,一些好苗子得不到應有的鍛煉。

時間拉回到2022年。疫情造成全國排球聯賽不能夠正常舉行,但江西卻接下了2022—2023中國排球超級聯賽男排和女排的常規賽、季后賽、總決賽,除常州舉辦了一站,其他近300場比賽全部在上饒市和婺源縣進行。在非常時期辦賽,既讓江西承受了風險更體現了擔當,江西此次對中國排球大力支持的舉動,得到了國家體育總局、國家體育總局排球運動管理中心等方面的高度認可。

就是在那時,國家體育總局向江西省體育局提出了組建江西女排的建議,而這正與江西振興三大球的目標不謀而合。于是,從如何組建江西女排,到探索出一條全新的運營模式,以及球隊于11月4日正式亮相在CVL聯賽上,僅用了不到一年時間。而實際上,江西女排隊伍的組建真正算起來也就兩個月時光。差不多在兩個月前,球隊最早一批球員才抵達上饒,最晚到崗的則是在CVL聯賽開打的前十多天,用主教練張建章的話說,這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主教練張建章接受記者采訪

作為在中國女排圈里擁有豐富經歷的知名教練,張建章愿意到上饒來為江西的排球發展“墾荒”,他說,當初自己的內心也是“一半相信,一半不太相信”。因為此前他與江西的關聯,還只是幾十年前當隊員的時候來景德鎮打過一次比賽,后來作為北京女排主教練帶隊來南昌打過兩場八一女排的主場,“上饒從來沒去過,只聽說城市很美”。

他也知道,這些年江西排球的發展十分薄弱,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排球隊,“就想先看看是不是真要搞”。來到江西后,全省上下對組建女排的高度重視讓張建章看到了江西方面的誠意,“整個隊伍的建設不是頂層設計,而是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思路放長遠,眼光放長遠,江西是想長期把這件事做好”。

今年新開賽的女排超級聯賽有許多新的氣象。包括江西女排在內的15支參賽球隊,大部分球隊都聘請了一至兩名的外援。同時,許多20歲以下的年輕小將紛紛走上前臺。從第一輪比賽來看,在有近一半女排國手缺陣的情況下,比賽的精彩程度、球場的觀眾到場觀看人數,都比以往有了較大提升。其中,江西女排是所有參賽球隊中球員年齡最小的一支球隊。

外援貝爾(藍衣者)(網絡圖片)

李晨瑄(藍衣者)(網絡圖片)

孫虹云(網絡圖片)

在4日的比賽中,面對擁有仲慧、高意兩名國手的上海女排,江西女排2008年出生、年僅15歲的孫虹云替補上陣,毫不怯場,表現可圈可點。許多球迷感嘆,“我家閨女還是個不懂事的黃毛丫頭,這小妮子就已經打得有模有樣,未來可期”。孫虹云是這次CVL聯賽年齡最小的球員,身高1.85米的她有著一手漂亮的跳發球技術,而且已經代表國家隊參加過U16的亞錦賽了。如果不是本賽季被引進至江西女排,來自山東的孫虹云要在成人聯賽上場打球估計還要等上一段時日。

事實上,江西女排目前20名球員的陣容中,有13名隊員年齡在20歲以下。但是,不要小看她們,如引進自山東的新秀主攻李晨瑄、國瑋琳,引進自江蘇的范泊寧等,都是中國女排U19國家隊的現役選手,可謂已經進入了未來中國女排成年隊視野的梯隊苗子。隊中唯一的二傳蔡依彤,今年21歲,來自北京,去年就曾代表浙江女排出戰CVL聯賽。提起蔡依彤的外公,則是當年與袁偉民一起并肩作戰的中國男排主二傳,20世紀80年代末擔任中國女排主教練的名宿李耀先。還有來自江蘇的自由人何慕,在江蘇女排就已經是自由人的主要輪換隊員,目前成為了江西女排的隊長。

隊中兩名年齡最大的選手,分別是兩名外援。來自美國的貝爾,今年30歲,身高1.88米,擔任主攻,她是去年韓國女排聯賽的MVP。另一位莎莎,28歲,是斯洛文尼亞國家隊隊長,身高1.85米,場上司職副攻。她們倆擁有的豐富經驗可以給這支年輕的江西女排以很好補充。

至于江西女排教練團隊,那更是讓人眼睛一亮。主教練張建章,中國女排2004年雅典奧運會拿金牌時,他是陳忠和的副手;2009年郎平回國擔任恒大女排主教練,他又是副教練;他還曾參加過中國女排主教練的競聘,有著長時間帶隊青少年選手的經歷。而他的副手,江西女排的助理教練匡琦,來自山東,今年作為主教練帶領中國女排青年隊一舉奪得了在意大利舉行的世界U21女排錦標賽的冠軍。

名帥加國字號青年隊的教頭,從這就可以看出江西女排有著長遠的規劃以及目標。

畢竟是一支成軍才不到2個月的球隊。當我們問主教練張建章,對于今年的聯賽成績有何展望?是否做好最差的打算時,爽朗的張教練大手一揮說,“最差的成績就是我們不能墊底”!

主教練的回答讓我們深深感受到江西女排雖然組建時間短,但并非一時的心血來潮。事實上,上饒市體育局受江西省體育局委托,組建代管這支隊伍,在運作模式、球隊的輸血功能上也是力圖走出一條新路。

在前期籌建時,江西省體育局和上饒市政府就達成共識,不能簡單地像其他排球強省那樣由政府直接劃撥經費,而是從長遠著想,立足俱樂部體制,筑巢引鳳,爭取探索出一條新路。首先上饒市政府根據其制定的《江西省排球省隊市建工作方案》,經過公開遴選,確定了奧飛文體集團作為負責組建和運營江西女排的合作方。2023年7月27日,江西上饒奧飛排球俱樂部掛牌成立,隨后就開始組建參加2023—2024中國女子排球超球聯賽的女排職業隊。

有關方面與奧飛簽訂了5年合約,還將組建江西省成年組女子排球隊和江西省U20女子排球隊。合約要求,2025年,江西省成年組女子排球隊參加第十五屆全國運動會進入12強,江西省U20女子排球隊參加全國排球錦標賽進入前12名。2026年至2028年,江西省成年組女子排球隊和江西省U20女子排球隊在全國排球錦標賽中進入前10名。

未來,江西省體育局、上饒市政府將依據這三支隊伍在CVL聯賽、全運會以及全國排球錦標賽等重大賽事的成績好壞,采取“以獎代補”的方式為江西女排提供支持。球隊打每一場比賽,取得每一次成績,都有詳盡的獎勵辦法。

這一模式首先避免了過去由政府或者企業在三大球項目上大包大攬,一錘子買賣,一旦企業或者資金出現問題便舉步維艱。此外,保障了后備力量特別是青少年隊伍的可持續發展。盡管當前這支新軍尚不被太多人所知,前期的運作幾乎都是凈投入,但隨著聯賽的進行,特別是如果江西女排能夠越打越好,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球迷來到上饒市體育館為我們的主隊加油;相信會有更多的企業為年輕的江西女排助力;會有越來越多的青少年因為本土的這支女排隊伍而愛上排球,并參與到排球運動的行列。當然,俱樂部以及球隊也會形成良性循環,成績不斷提升,逐漸在CVL聯賽站穩腳跟,進而名次逐漸進步,最終能像天津女排那樣,成為國內一支勁旅,女排國手中也許就能夠出現江西隊球員的身影。

采訪中,上饒市體育局的相關負責人透露,上饒市政府有意未來在上饒建成一個“國際排球訓練基地”,吸引世界高水平的男女排球隊前來訓練、比賽,成為繼福建漳州、寧波北侖后又一個高標準高水平的世界排球基地。

或許現在這些還是愿景,但是對于二十世紀八九十年許多經歷過排球熱的人來說,中國女排、女排、排球意味著什么,恐怕就不是一個夢。那時候各個學校放學后,排球場上扎堆的少男少女;每年南昌舉辦的元旦杯全國排球邀請賽上,觀眾座無虛席;30多年前,江西男排在全國能夠排進前八的成績;還有,當年南昌福州路上江西省體育館新館的第一次比賽,就是中國女排迎戰古巴的友誼賽。我們不是沒有過對排球、女排的愛。如今,我們希望通過這支江西上饒奧飛女排,把愛找回來。

從本世紀初,中國開始在三大球項目上進行職業化改革,曾經南昌衡源在經歷了兩個中超賽季后,拍拍屁股撤回了上海;曾經我們將八一男女籃,八一男女排的主場定在南昌,但隨著八一體工大隊的注銷,CBA、WCBA和CVL聯賽南昌賽區也夭折了。

就像公認的,一個國家要成為真正的體育強國,三大球的水平高低起著關鍵作用。以“三大球”為代表的集體球類項目,是基于與對手瞬間博弈的項群,身體對抗強、技戰術復雜多變、團隊協同競爭和精神意志力要求高,同時也是參與度高、觀賞性強、社會影響大,展示民族精神和國家形象的代表性項目。此次橫空出世的江西女排,猶如沙漠里的一片綠洲,讓嗷嗷待哺的江西球迷久旱逢甘露。

江西女排的上饒主場比賽

為什么是江西?為什么是江西女排?通過這次采訪,我們似乎得到了一些答案。中國女排始終對國人有著極強的影響力,這些年女排球隊以及俱樂部并沒有像足球、男籃俱樂部那樣被資本裹挾著泡沫化,還有就是國家以及各級政府的重視,使得相較而言,組建一支女排的成本不是太高。同時,因為女排的“奧運”戰略,女排青少年梯隊的培養在國內一直保持著較高水平。

所以,響應國家的“三大球戰略”,江西將突破口選擇在了女排。同時,“省隊市建”“以獎代補”的形式,是力求在如今中國三大球成年國字號隊伍屢屢受挫,所謂“金元足球”“金元籃球”模式窮途末路之際,探索出一條新路。從這個意義上講,江西女排值得我們大家好好呵護。因為,這批現在看起來稚嫩的女孩說不定就是未來中國女子排球的希望之一。而如果有更多的省市像江西、像上饒這樣,認認真真抓好一支隊伍,形成梯隊培養鏈條,那么,中國排球的這座金字塔底座就會越來越扎實厚重,塔尖自然也就更加突出耀眼。甚至對于中國三大球的發展都有著一定示范效應。

我們希望更多的人關注、關心江西女排,到現場為它加油,成為它的擁躉,不僅是因為姑娘們球衣胸前的“江西”兩字。若干年后,當中國男女三大球一起沖出亞洲走向世界的那一刻,這支橫空出世的江西女排一定會被提起。

值班編輯:周章云

值班審核:郭寧

值班編委:黃廉文